让“学生娃”搞第三方评估靠谱吗?小编“混进”评估队伍给你寻找答案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14 00:53

引入第三方评估是国家精准扶贫工作成效考核中个一项重要制度创新。脱贫攻坚成效如何,不能政府自己说了算,第三方评估能够更加独立、客观、公正的反映脱贫攻坚的成效,是脱贫攻坚的“指挥棒”“质检仪”和“推进器”。

如此说来,第三方评估队伍使命光荣但责任巨大,目前评估队伍以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牵头组织,全国各高校教师、学生“扮演”着评估队伍的角色。但小编在基层采访时听到不少基层干部的怀疑:让“学生娃”承担第三方评估工作靠谱吗?

廖和平教授在汇报会上发言

四川省扶贫和移民局局长降初在汇报会上发言

小编也有担心,第三方评估如此巨大的任务,这些稚嫩的肩膀能否禁得住?为了一探究竟,小编带着问题,“混进”第三方评估四川组寻找答案。

问题一:学生是否懂扶贫政策,能否了解基层实际?1

评估扶贫工作而不懂扶贫政策的话,就像阅卷老师看不懂试题,这样的话“错判”的情况就少不了。小编不禁担心,这些年轻的娃娃懂不懂扶贫政策?

1月12日,小编跟随第三方评估组来到宜宾市屏山县,看看他们如何开展评估工作。小编先来介绍一下这只评估队伍,他们来自西南大学,共156名队员,由廖和平教授带队。廖教授是西南大学地理科学院教授、国土资源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李涛是西南大学的博士后,他告诉小编,这156名队员硕士和博士比例达到91%。

评估队员进村开展评估工作

队伍质量没得说,但仍不能打消小编的疑虑:学历高但并不代表能够胜任评估工作。一进村,小编就跟随一小组入户评估,小编当然要“加点料”,根据受访户的情况,“懂装不懂”,开始“考验”几位队员:“这位大爷搬进新房怎么就掏了这点钱,四川省易地扶贫搬迁每户补助多少?”“这位老乡盖房缺钱,能不能用扶贫小额信贷的钱?”“像他这种在成都异地看病的,该如何报销?”……

队员的回答出乎意外:全部答对了,还顺便给小编上了一课!原来,他们“早有一手”:培训扶贫政策,而且还要考试,合格后,才能正式成为一名评估队员。

队员李涛告诉小编,要想成为一名评估队员,要经过层层选拔:首选选择评估经验丰富的学生,然后根据学员专业背景、语言表达能力、工作认知等要素进行初步筛选。这还不算完,筛选后的学生要经过为期7天的培训,主要让学生熟知党中央的脱贫攻坚各项政策,熟知四川省的扶贫工作,和访谈技巧等一系列课程。培训结束后,还要进行考试,考试内容包括扶贫政策、评估纪律、评估工具使用的熟练程度、对问卷各项指标的掌握情况。考试合格的只是入选备选调研员,还要等到参加实地模拟评估调查的训练,这样才能正式的评估队员。

评估队员马阳(右)和队员查看资料

“这么说吧,玉米、水稻、小麦之类的农产品价格我们都知道。”队员马阳告诉记者,今年是他第三次参加评估工作,这次考试他考了98分,但他并不满意,“去年考了100分。”

在和干部座谈及入户评估时,队员们对政策的掌握彻底让小编服气了!除了国家层面的各项扶贫政策外,他们对四川省的政策也提前做足了功课,四川的“9+3”免费教育资助政策、“五大行动+三个一批”健康扶贫体系、“扶贫再贷款+扶贫小额信贷”的四川模式,他们都说得头头是道。“如果不了解扶贫政策,何谈去评估政策落实情况?如果不了解四川的扶贫政策,很容易对评估工作造成偏差。”李涛告诉小编,为了了解更多的政策,同学们现在看新闻不看娱乐看扶贫,看电视不看综艺看时政。对于这些风华正茂的学生来说,能做到这点已经很不容易了,小编默默看了一眼手机里的“王者荣耀”,羞愧不已!

问题二:每天爬山涉水、走村串户,能否扛得住?2

屏山县,位于小凉山的余脉,虽然少了些大凉山的巍峨气势,但崎岖狭窄的山路让人胆颤心惊。12日早上7点半,小编跟随评估组前往被评估村,140多公里的山路被小凉山拉长到四个小时。到被评估村,已经快12点了,简单的午饭后,评估队员开始了评估工作。

到村里后小编才发现,困难远不止如此。受评估组共有10多个村民小组,分散在各个山头,其中有几个还不通路。

沿着泥泞的山路,评估队员开始了入户访谈

“10小组只有一户,距离村委会有4公里,来回得四个小时左右,别去了,很危险。”村干部提醒队员,前两天刚下了学,路上都是泥,很危险。来回8公里四个小时,只为评估1户,小编也觉得太危险了,认为这两位细皮嫩肉的学生肯定要换户了,结果听到一个字:“去!”望了望村干部指向那座要爬的大山,小编为他们捏了一把汗。

“大家对我们学生一直有误解,认为我们娇生惯养的,怕吃苦,你跟着走一走就知道实际情况了。”李涛说。一双登山鞋,一件冲锋衣,24岁的刘火舟在山路上只给小编留下个背影。和他一组的重庆女学生,在小编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气声中显得异常平静,“我家也是农村的,条件虽然比这好点,但是爬山涉水也是常事。”她告诉小编,评估队员大部分来自农村,这点路不算什么。带路的村干部一个劲儿的提醒着队员,“走慢点哟,看脚下!”村干部告诉小编,“我都撵不上他们,这两个娃娃了不起。”

队员入户访谈

评估完这个村后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在乡镇简单吃完晚饭后,评估组要赶四个多小时夜路才能到达宾馆。回到宾馆已经快到12点了,来不及放下东西,队员们直奔三楼会场。总结会结束后已经1点多了,队员们回房间继续整理材料,梳理问题,开小组会……小编累了一天,躺在床上后,微信运动发来提醒,李涛占据了小编的封面……

12日,快到12点,评估组才回到县城

“你们累不累!”

“不累!我们很年轻,我们很直溜!”

有些农户或有自己诉求、或有自己的打算,个别干部为了能够取得好成绩或隐瞒问题、或逃避责任,说话不免会掺水份。能否挤掉这些“水份”,关系到评估结果的客观、公正。天真单纯的学生涉世未深,能否不负众望,完成任务?

小编先来带大家看几个细节:

“那户没在家,打工去了”

在入户评估时,队员们拿出名单让村干部带路,村干部告知“个别户不在家”,怎么办?

“没事,您先带我们过去,我们去了再说。”李涛告诉村干部。

小编心想:这户或许有问题,为了不让评估队员去评估,“不在家”是不是“套路”?假如不是“套路”,确实不在家的话,他们该怎么办?

李涛的“套路”

而李涛也有自己的“套路”:看电表、看门把是否生锈、看院子……确认受访户不在家后,李涛拿出了电话,拨通了户主的电话,而其他队员则到邻居家从侧面了解情况……套路满满。

“我家里这么穷,我什么都没得”

刘火舟在入户评估时遇到一位农户,还没等他开口问,农户已经滔滔不绝:“我家里这么穷,政府什么都没给,我什么都没得。”刘火舟也有自己到底“套路”,他和农户访谈,另一位队员拿着相机拍来拍去,小编疑问,到底拍什么?拿到相机一看,双开门冰箱、液晶彩电、一卡通里各项政策补贴记录……套路满满。

“干部先出去”

在评估现场,个别干部想“圆个场”,在评估现场徘徊。

“干部先出去,现在不能进来。”涉世未深的学生也有一种品质:“不讲情面”!谁来都不行,他们眼里只有规定。把干部赶出去还不算完,另一位队员在院里转来转去,小编一问,那是提防干部偷听……套路满满。

“找学生翻译”

12日被评估村有许多彝族群众,虽然在选取队员时充分考虑语言问题,大部分队员都是四川方言语系的,并且有11名彝族同学,但学校彝族学生有限,且彝语也不尽相同,所以依然不能满足评估需要。怎么办?

“从学校找彝族学生。”李涛告诉乡镇干部,不能让干部当翻译,防止农户的谈话被打折扣……套路满满。

“看似了冷酷无情、不讲情面,但这正是第三方评估工作的要求和意义所在。我们要对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负责,对当地政府负责,更对群众负责!”李涛告诉小编。

没错,只有最严格的纪律和最严厉的作风才能保证最客观、最公正的评估结果。这些学生娃认真、较真、求真的精神,正是第三方评估所需要的!

各位如果对第三方评估还有任何疑问,欢迎给小编留言,小编将继续跟随评估队伍,以亲身经历解答你们的疑问!

编辑:王健任张琼文

校对:韩世雄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